一切开始在有了规则之后。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9数娱 王璨 2019302080223

诞生于信息时代的孩子们大概都不约而同地怀疑过,自己所生活的世界是否如同自己所钟爱的电子游戏一样,只不过是一个虚拟的世界,而自己也不过是更高层次文明手中任人摆布的一个角色,世界上纷扰奇特,难以捉摸的一切不过是代码在循规蹈矩的运行着。

在学习了游戏设计三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时刻有这这样的幻想,却很少再为之困扰,原因是既然现实世界有着自己的一套严密逻辑,无论对于我们来说多么不合理的事情,其实都是按照世界的规则而生,那么这个世界背后的规则出自谁手对我来说也不在重要,虚拟和现实对我也并无分别。

我不喜欢人们将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分离开的叫法,也同样不喜欢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割裂开来,我认为人们在进行游戏时所获得的乐趣,同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所获得的乐趣并没有本质差别。游戏通常会构建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的价值体系,它从现实世界中人类所习惯的获取快乐的方法中剥离出来部分规则重塑成一个新的价值体系,尽管玩家在游戏中所遇到的困难往往被人工设计为可接受的难度,以使得玩家保证能从游戏中获取乐趣,但这个价值体系始终是以人为本的,无论在与游戏交互还是在与现实世界交互,人类所获得快乐的机制都是人的物理构造所决定的,人类的各类欲望是不改变的,因此游戏的乐趣与现实生活的乐趣实际上并无区别,也因此没有高下之分。

许多人在反对和抨击游戏时,常常会说玩物丧志,逃避现实之类,他们指责沉迷游戏的人过分沉溺于虚拟的乐趣,而导致了现实生活的窘境,这种论调认为虚拟世界的乐趣是没有根基的,比如说吃到食物所带来的快乐,并不能从玩游戏中得到,现实中所获得的快乐,不能够被虚拟世界中的快乐所替代。又或者是认为虚拟游戏只不过是逃避现实的短暂避风港,人们总要回归到现实中来,而电子游戏对于现实生活所需要的种种技能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提升,因此沉迷电子游戏的人终究会因为无法适应现实世界的节奏而自食恶果。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是虚拟世界是无法长久驻留的,生活的重心总要回到现实中来,而游戏却无法帮助他们在现实中获得快乐。而随着元宇宙概念的提出,一个能使人完全沉浸的虚拟世界似乎不再触不可及,如果我们不必再回到现实中,而是能够在一个完全人工设计的世界中获得那些现实中永远无法想象的体验和乐趣,那么逃避现实的罪名似乎也不再成立。

或许有人要说,沉浸在虚拟中的一生有什么意义?我会这样回答:比方说,小明的理想是成为一个领导者,若问他成为领导者有什么意义?小明或许会说为了帮助他人,那么继续问他帮助他人的意义,小明也许会说为了众人的幸福,若是继续问众人幸福有什么意义,小明大概会懒得回答下去:既然无论我如何回答你都会继续追问,那么我又如何能给出令你满足的答案呢?对于意义的穷追不舍发问往往会在最后陷入不愉快的境地,因为宇宙并未给我们指出意义的所在,它是纯粹的因果和无序,但实际上我们的感受并非如此,我们哪怕无法回答,但从心底坚信着某件事是有意义的,是值得享受的,我们潜意识里意义的存在来源于价值观——就像游戏规则一样,没有分数,没有挑战,没有规则,那么我们就将失去目的,失去动机,失去意义。

学习游戏设计常常令我以游戏的方式看待世界,这使得我更愿意了解人们的想法,更能理解不同生长环境下的人与我完全不同的价值观,这也令我有时觉得梦想,规范,真理等等神圣的东西虚无缥缈。无论如何,我认为游戏是人类追求乐趣的一种无可厚非的方式,而我也坚信无节制的享乐贻害无穷,我站在山脚下的果园,在这里我可以无忧无虑过一辈子,但我选择翻越山峰去见到更广阔的世界,然而我并不喜欢翻越山峰,我只是想要吃到更多的果子,这不神圣,不尊严,但也不丑陋。

CUC游戏趴

游戏产业与文化结课感悟

2022-7-6 10:53:26

academicCUC

哔哩哔哩🍻 游戏创作的另一方苗床

2022-7-6 10:54: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