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irway to heaven 短篇文字交互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创作思路以及过程阐述:

    这是一直在构思的一个故事,也是一个本人比较焦虑的一个问题,就是实现阶层跨越。不知道在哪听说过一句话是:“第一代农民,第二代工人,第三代商人,第四代政客,”反正类似于这样的话,说的就是通过一系列手段来去达到阶层的跨越,还有什么“富不过三代”之类的话,体现的就是如何守住自己阶层的焦虑。

我想通过一个比喻来去形容这种像攀登一样的行为,就像一个寓言故事。但不是像《伊索寓言》、或者《格林童话》那样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而是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故事。然后我想到了星球与星球之间的距离,根据这个比喻写了一些背景。在很久很久以后,人们可以进行星际旅行了,人们像黏菌一样以地球为中心开始向外殖民,先是月球,再是火星,逐渐布满整个银河系,但过了很久很久以后,这次殖民就像变成了一个冲击波,走在最前列的人们永远是最先进的,一头扎进星海里攫取更多的资源,自给自足不再回头,而经过殖民浪潮之后的移民星球就被遗弃了,每个星球上都有一个类似于车站一样的建筑,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这个星球也是地球殖民潮水中,拍上沙滩的第一个浪花,人们想要离开的时候都会修建一座无论是太空港,或者是地基的建筑也好,辅助他们的飞船大规模离开这里,前往下一个地方,所以也为后人提供了可以上升的渠道,于是这些人们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奋起直追,努力获取一张这个车站的车票,去往下一个星球。

逻辑流程

 

因为技术一直在发展,技术也一直因为种种原因在被遗忘,比如说核战争之类的,一个文明被三四次重建,于是每个星球都发展出了自己的文化信仰,获取车票的手段也各有不同,因为前面说到,走在最前列的人们科技是最发达,说不定还有一个稳定的中央政府,但是政府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管控如此数量庞大的星球,以至于在很多而那些比较老的殖民星球,技术一直在倒退,有的甚至回到了蛮荒的部落或者是中世纪,都已经把政府这个词忘记了,或者成为了他们民族的神话,把车站当成神庙,建立各种宗教,虔诚的教徒就可以进入某个房间内,他们也不懂如何操作机器,一切都像进行古代仪式那样,按部就班进行,进入更美好的世界等等。还有些星球是没落的工业区,像沈阳铁西区,所有的人都是处于客不修栈的心态里,对于身边的事情都是能用就行,可能像是一个公有制社会,那里的人们不在乎任何东西,关于整个星球到了公元多少多少年都有两个说法,所有的人每天的日常就是排队领车票,还有应付工作,所以城市里的一切都破破烂烂,人们住在半废墟的工业城市里浑浑噩噩的。但是在某次偶然的机会,某个人获得了决定可以打破这枷锁的一次,一次选择的权利——一群激进的暴民预计恐袭车站,他们将一切问题都归结于车站,认为就是因为它的存在,所以人们才会有客不修栈的思想,观众可以选择加入其中,或者反抗,以此来引发一些,关于出世入世、阶层跨越还有家长与孩子之间关系的一些思考和讨论。

CAFA

《好麦坞无新事》——个人交互视频创作

2020-7-5 8:23:58

academic

数玩城市--北服艺术设计学院2020本科生&研究生协同跨专业工作坊,课后随笔

2020-7-10 14:04: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